中国管氏网
新闻详情

清末角斜苦难的读书人管和卿----江苏掘港管氏人文趣事

来源:中国管氏网作者:沈小洪网址:http://www.guanshijia.net浏览数:63 
文章附图


【作者:沈小洪 江苏如东南沙明远堂文生 栟茶角斜古代文史整理2021.3.12整理】


读书人身居穷乡僻壤,能够一言一行不被草野流俗玷污,不绞尽脑汁去追逐荣誉利益、讨好富豪权贵,能够自甘淡泊,安贫乐道,终身好学不倦的,近三四十年来,我(管氏家谱总编纂丛育才)家乡周边百里范围内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人。





1921年夏天,我和王朗轩(管氏宗谱分编纂)先生坐船停靠在东台县角斜镇住宿。当时天气太热了,睡不着觉,只听见岸上老人与一群孩子谈论角斜本地名人管和卿的情况。他们说,管和卿从小就喜欢雅致高洁,容貌端庄。二十多岁时以童生的身份到东台县考秀才,东台考生阻拦他,说是管和卿的籍贯属于如皋县,不应该在东台县考(每个县每年录取的秀才名额是很有限的,考生多了,当然竞争激烈)。管和卿只得去了如皋县,然而如皋考生又出面阻拦。他又将情况告诉掘港管氏家族,然而家族里有人嫉妒他的学问品行,此人质问管和卿:“你凭什么说你属于我们掘港管氏家族?”最终管和卿没有能够参加考试,回来之后非常伤心沮丧。然而他读书更加刻苦,整天坐在很小的书房里面,看了几百上千卷书,凡是经过他门口的人,不论白天还是黑夜,都听见琅琅的诵读声。然而他家来了客人,他都避而不见,即使有人请求见面,他也不问姓名,直接对人说:“先生来是听我读书吗?”说完立即背诵好几卷书,非常流利,没有停顿或漏字的情况。


岸上的老人曾经去拜访管和卿家,他家人说:“睡着的时候都在说梦话,醒了以后又在背书,即使喝水、吃饭、小便、大便的时候都在读书,二十多年来丝毫不敢懈怠。”这群孩子纷纷议论起来,大笑着说:“这真的是一个痴呆的人啊!”


老人说:“不是,他过去曾对我说人人都可以成为圣贤,圣贤的道理并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,只要孝顺父母、尊敬兄长、对国忠诚、对人守信而已。只要是能尽心竭力去做的人,就可以成为圣贤。然而还有那种与众不同的人,人们看到他就骂他呆子。他反而高兴地说,人如果不呆,想要免于物质享受欲望的诱惑是很难的,这种不呆的人还能够尽心竭力地孝顺父母、尊敬兄长、对国忠诚、对人守信,恐怕千百个人里面找不到一个人啊!对物质享受欲望比较大的人,都是要发财做官出名的。发财做官实现了,当然会快乐而且光荣。努力做到孝顺父母、尊敬兄长、对国忠诚、对人守信,却被认为迂腐而且辛苦。躲避辛苦、追求快乐,我不愿啊!”


这群孩子说:“像这样,不是呆到极点的人吗?”老人不置可否,大家散了。

  我和王朗轩听到这段对话,感觉很惊讶。第二天就上岸采访角斜人,摸到了管和卿家,看到了他的儿子管友金。问了他的祖上情况,得知老老爹(曾祖父)叫管六魁,爹爹(祖父)叫管开昌,爸爸(父亲)叫伯镛,字和卿。而且老老爹以上也很清楚,但是问家谱情况,却早就没了。只是听说他爹爹那时候海啸,家里全部被淹了,所以他爸爸去考秀才时,因没有家谱来证明自己的身份,所以没资格参加考试。我问:“那么你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管友金脸色变了,伤心地说:“一个读书人罢了,50岁时就去世了。他没能去参加考试,对我说,通过科举考试获得功名是读书人提高社会地位的途径,但不是修养道德的途径。他叫我不要认为没资格考试就不能修养道德,颜渊、曾参、闵损都是孔子的优秀学生,孔子喜欢他们的好学,也喜欢他们孝顺父母、尊敬兄长的美德,没听说看重他们的考试成绩。他又说我读书不求真谛,不能吃苦,说我对待他没有按照儒家的孝道来,他感到做我的父亲很羞耻。在极为气愤的情况下,他把我耳朵上的肉都咬得掉下来,导致我耳廓残缺。”丛育才又将听到的情况告诉管友金,他低着头流泪。


丛育才评论道:呆真的能导致穷吗?很可能啊!怪不得很多人不安心做一个呆子,然而穷困潦倒却不想入非非,胡作非为,只有呆子能做到。所以孔子说最呆的人,能坚持自己的信念不改变。管先生并非生下来就是最呆的人,但是他甘于坚持自己的信念,本性难移,他不断矫正自己的言行,以符合其本性,这尤其难能可贵啊!



管和卿的墓在角斜福星桥河东四总新祖茔,癸山丁向,正中间是管和卿、吴孺人夫妻合葬墓。左边的坟墓是预留给他长子管子遐(管友金字子遐)的,先葬进去的是管子遐的原配陈孺人。墓地西南还有两个坟墓,一个是管式玉女士的,一个是管俭民女士的(在管式玉墓西南),她们是管和卿的两个女儿。另外两个坟墓是张孺人、申孺人的,她们是管子遐后来娶的老婆,申孺人暂时先安放在管和卿墓东北,张孺人暂时安放在管式玉墓西边。


管和卿的墓地为正方形,边长七丈约23.33米,甬道(过道)长四丈约13.33米,宽一丈六尺约5.33米,南边到沟中界,东边到车路中界,东南有一处码头,西边到陈某的田边界,北边到张某小沟中界。坟墓北边有草田37个方,一亩等于60平方丈,这块草田大概有半亩多。根据坟墓情况进行割草,祖茔上有柏树90棵,椐树(即灵寿木,树小,多肿节,古时以为手杖)30棵,具体布局详见墓地图。


管和卿的大名叫管伯镛,字和卿,称字显得尊重,他是监生。生于大清道光壬寅(1842)年十二月初四日半夜,死于光绪辛卯(1891)年十一月十五日晚上七八点钟,享年50岁。老婆姓吴,角斜著名儒学大师吴野堂的女儿,生于道光丙申(1836)年七月十七日上午九十点钟,比丈夫大6岁,死于光绪辛巳(1881)年七月初十日下午五六点钟,享年46岁。合葬于角斜官河(滩河)东边的四总灶熟田新墓地的正中间。有两个儿子,长子管友金,次子管乃金(给管伯镛抱养)。还两个女儿,长女死得早,次女嫁给丹徒人许子丹。至于管和卿坟墓旁边两个女儿的坟墓,不知作何解释。


管和卿的一生是悲剧的,因为家谱在海啸中丧失,导致他满腹经纶,却没有资格参加考试,施展才华,最终郁郁寡欢,沉迷于自我封闭。但是他意识到功名可以不要,道德却不能不要,认为学习的真谛在于修德,以免被物欲迷惑,于是更加深入学习儒家思想,安贫乐道,好学不倦,最终在角斜不被大多数人接受。管和卿是掘港管氏家族第16代族人,角斜第4代祖先,如东双甸名人丛育才撰写了这篇很长的传记,说明是认可他的。丛育才此行遇到了管和卿的长子管友金(民国初年角斜乡董事,主要负责人),为角斜管氏一支融入掘港管氏家族、重修管氏宗谱起了关键作用。


家谱在古代是很重要的,它和家族息息相关。过去是家族统治乡村,因为国家权力不下县,县是最基层的政府,县以下就是各大家族统治,所谓的乡约、地保都是大家族的代理人。如果一个人家没有家谱,那么他的身份就难以确定,即便他认为他属于某个强大的家族,他也会被那个家族排斥,而且还会被其他家族欺负,变得势单力薄,这样他就失去了保护,对自己的发展很不利。我们现在修家谱,当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,仅仅是为了联络感情而已,而过去家谱是命根子。民国中后期,随着国民党政权逐渐下移,乡镇也设立政府,家族势力逐渐衰弱,但仍用当地读书富裕的人担任乡长、保长、甲长。解放以后,穷人当家做主,家族势力进一步衰落,由于当家人缺少文化素养、审美能力以及受当时形势的影响,家谱被大量地毁坏丢弃,但总有一些老人视若生命,偷偷保存下来。现在村干部跨村调动频繁,家族势力就更加衰弱了。所以家谱的重要性一落千丈,但我们要站在当时的特殊立场上来理解管和卿的遭遇。




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购物车
0
留言
回到顶部